對話金像獎新科影后章子怡
  談及“最痛苦的那三年”,她說:“那些痛苦是一塊硌了腳的石頭,踩上去很疼,疼過之後會覺得它不過是一塊石頭”來源:新文化報 - 新文化網
  第3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·專訪
  金像·女神 昨日11:33,章子怡在微博貼出這張她模仿金像獎女神姿勢的照片,並配文字說:“請相信在你偶爾跌倒時,只要你還在路上,你的同道人會扶起你繼續前行!感恩”
  B06版
    王家衛的電影《一代宗師》把前晚的第3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變成了自己的表彰之夜,同時也讓章子怡憑“宮二”一角收穫了第九個影后獎。在頒獎典禮之後,章子怡有選擇地接受了內地媒體的專訪。記者看到她時,她在一個燈光昏暗的過道隔出來的小空間里站著,雖然鞋跟很高,但她的站姿還是很好,只是肩膀微微靠在牆上,獎盃攥在右手,左手托著底座。因為稍晚還要參加《一代宗師》的慶功宴,為了不破壞妝容,她不能喝水也無法吃東西。但是整個人的狀態已經從頒獎典禮的狀態中走了出來,笑容很輕鬆,在記者採訪之前,她看見最佳男配角張晉在另外一側接受採訪時,還語調輕鬆地調侃他說:“還沒說完呢!”
    當記者開始採訪之後,章子怡就重新回到了影后的狀態,她傾聽記者問題的時候非常仔細,聽完一個問題都會微微點頭,說一聲“嗯”或者“好”,然後才開始回答,讓人覺得交流起來非常舒服。她講話輕聲細語、慢條斯理,每個字都要說得很清晰,如果意思沒有表達清楚,還會重新說一次。她談到了頒獎當時的狀態,談到了拍攝《一代宗師》的過程,但她似乎更願意談“被黑”的那三年。可能是因為已經憑《一代宗師》拿到了第九個獎項,她說自己已經可以九九歸一,甚至不斷表達她要重新開始之意。而對那三年,她也同樣明確地說到了“釋然”,並用《一代宗師》的臺詞回答說:“站到最後才是贏家。”
  “我要把自己當成全新的自己,重新出發”
    新文化:這次拿影后,你上臺之後好像挺激動的。
    章子怡:其實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動,有時候是這樣的表現,有時候是那樣的表現。我第一次得金像獎已經是10年之前(應為9年之前,憑《2046》拿影后),那時候年紀還小,也很開心,也有哭,但是沒有今天哭得這麼厲害,也沒有這麼多感慨。人好像年齡越大越感性了。
    新文化:其實你上臺之前我看你表現得很從容。
    章子怡:不是從容,是並不是那麼緊張。現場頒獎一般都會讓人緊張,我最緊張的是那個時候,就是在主持人公佈獲獎人之前,大會放候選人的照片,然後鏡頭就不停地拍你,把你緊張的樣子放在大銀幕上。但是這次我發現大會沒有放,於是感到非常慶幸,心想說這下子就不緊張了。正在這時候我就聽到了《一代宗師》和我的名字,我還沒從那種慶幸里回過神呢。後來我發現他們其實還是拍了,只是沒有在大銀幕上播出來,我們自己不知道。
    新文化:《一代宗師》為你帶來了很多獎,應該已經算是完美了?
    章子怡:完美這個詞太重了,我覺得世界上並沒有完美之說。比如說這個金像獎之夜,《一代宗師》的確拿了很多獎,但從我個人來說,它卻有一個最大的遺憾,那就是最後TONY(梁朝偉)沒有拿到影帝。只有我們知道他為這部電影付出了多少,他是個非常具有職業精神的演員,更重要的是,他得獎當然會喜悅,但沒有得獎也不能磨滅掉他是一個優秀演員的認可,他是有足夠強大的內心的。這點值得我們學習,我們每個人都要自己足夠強大起來。
    新文化:你憑“宮二”這個角色獲得很多獎了吧?
    章子怡:(笑)有九個表演獎了,之前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我就說過,九九歸一,然後就要從頭開始了。從這個金像獎開始,我要把自己當成全新的自己,重新出發。
  “和王家衛導演合作就是要百分之一百地信任他”
    新文化:你並不是第一次拍王家衛的電影了,接到他的片子還很激動嗎?
    章子怡:當然,和王家衛導演合作是每一位演員最夢寐以求的事情,因為你知道他每次都會讓你呈現出不一樣的光彩。其實接到《一代宗師》的電話的時候,我都不是新人了,但是那種感覺就像第一次接到一部電影一樣開心,就像中了什麼大獎一樣,我幾乎立刻就跟爸爸媽媽講了這件事。
    新文化:你和王家衛導演好像特別合?
    章子怡:可能是吧,我沒算過。(笑)和王家衛導演合作就是要百分之一百地信任他,這樣他也會百分之一百信任你。拍《一代宗師》的時候,我就知道這次合作一定很精彩。實際上接到《一代宗師》之後我們並沒有開機,而是花了很長時間辛苦地訓練,訓練的時候我們每一位演員都不知道接下來我們要演什麼,但我從來沒有過任何懷疑。和王家衛導演合作,每一次都把自己當成新人就好了。
    新文化:你第一次拍王家衛的戲就這麼信任嗎?
    章子怡:我對導演是全心的信任,但第一次拍他的《2046》是很痛苦的一個過程,比這次訓練艱苦很多很多。因為《2046》我進組比較晚,整個劇組都講粵語,這讓我有非常強烈的“我是外來的”這種感覺。我在《2046》中的對手戲幾乎全部是梁朝偉,但他和我對戲的時候都講粵語,我非常不習慣。所以拍《2046》的時候每天早晨我都要喝一點清酒,讓自己稍微被麻痹一點,找到適應王家衛電影的節奏。但是後來拍《一代宗師》我就完全沒有問題了,我已經完全適應了他們的節奏,所以這部戲我拍得非常舒服。
    新文化:好像每位演員都談到了訓練的艱苦。
    章子怡:那真是很折磨人的一個過程。我自己本身是學舞蹈的,身體素質還可以,但都已經有點受不住了,更不要說梁朝偉先生他們了。實際上在訓練時我們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,我的頸椎和腰椎舊傷複發,變得非常糟糕,目前來看已經沒有康復的可能了。
    新文化:那是什麼支持你堅持下來的?
    章子怡:王導和我除了是導演和演員外,還是朋友,我們的關係建立在很堅實的基礎上,所以沒有一個人想過放棄,而朋友關係又讓我們每一個都希望比對方做得更好。
    新文化:張震還因為拍了這部電影得了八極拳冠軍,他是最厲害的吧?
    章子怡:他的確很認真,不過我覺得如果真的動起手來,我們都不會是梁朝偉先生的對手。(笑)
  “一度我覺得自己根本站不起來了”
    新文化:從去年的金馬獎到今年的金像獎,你一直提到你最痛苦的那三年。
    章子怡:這是我的一個感慨,大家都知道,在拍《一代宗師》的時候,我經歷了非常艱難的三年。宮二這個角色已經非常受內心的煎熬,而我的生活也變得十分煎熬,兩個煎熬加在一起,一度我覺得自己根本站不起來了。我不是因為我站在這裡或者導演也在這裡我才這麼說,我是發自內心地分享,我真的非常感謝《一代宗師》。如果這三年裡我不是在拍這樣一部電影,也許真的就倒下了。是因為宮二這個角色的狀態和我生活的狀態太像了,我和她變成了互相理解也互相安撫的對象。宮二有一句臺詞說:“我能容忍你,但是我不受辱。”這句話非常打動我,容忍是一種氣魄,會讓人變得更堅強,不受辱是底線,因為變得更堅強了才能有不受辱的強烈個性。我還是要用《一代宗師》里的臺詞說:“站到最後才是贏家。”最後我站在了這裡,所以我贏了。
    新文化:這三年的痛苦現在過去了嗎?
    章子怡:在經歷這三年的時候覺得很漫長,但是經歷了之後就覺得其實它很短暫。在漫長的人生道路上,那些痛苦是一塊硌了腳的石頭,踩上去很疼,疼過之後會覺得它不過是一塊石頭,走過去之後一切就都結束了。感謝這三年的痛苦,它讓我清醒了很多,因為有這三年才有現在的我。而現在終於可以大聲地說:“我釋然了。”
    新文化:接下來是不是要準備面對很多幸福了?
    章子怡:(笑)誰知道人生還會遇到什麼呢?我們每天都要碰到不同的喜怒哀樂,這就是人生。
  新文化報特派香港記者 殷維
  (原標題:對話金像獎新科影后章子怡)
創作者介紹

Toby

un75unjib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